1. <acronym id="yry2d"><ruby id="yry2d"><nav id="yry2d"></nav></ruby></acronym>
        <var id="yry2d"></var><input id="yry2d"><li id="yry2d"></li></input>
            1. <delect id="yry2d"></delect>

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企業融資 > 媒體報道
                近日,有消息稱,P2P監管細則中或要求P2P企業與銀行直接簽署資金存管協議。這意味著,目前盛行的“第三方支付+銀行”的存管模式或將面臨一個很大的挑戰。業內人士透露,目前真正接入銀行存管的平臺僅有數家。中央民族大學法學教授鄧建鵬表示,“未來監管方面應該不會采取‘一刀切’的強制性做法,而是為P2P平臺提供一定的窗口期進行調整,在此基礎上,再要求平臺與銀行直接簽署資金存管協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鄧建鵬對記者表示,第三方支付+銀行的存管模式是指平臺與第三方支付公司合作托管,再由第三方支付公司在銀行開戶存錢,但是這種模式下,P2P企業仍然有可能接觸到資金,因此,考慮到風險問題,P2P企業與銀行直接簽署存管協議是大勢所趨。

                某平臺總經理唐武對記者表示,目前,真正接入銀行存管的平臺僅有數家。但P2P行業接入銀行存管是發展主流,平臺應積極與銀行進行相關業務接洽,并啟動配套的程序開發和調整,積極迎接P2P監管時代。

                據了解,截至目前,已有中國建設銀行、民生銀行、廣發銀行、招商銀行、徽商銀行、中信銀行、浦發銀行等17家銀行推出P2P平臺的資金合作業務。

                實際上,繼《指導意見》的出臺以后,互聯網金融各個領域的監管細則陸續出臺,市場對于P2P行業監管細則出臺的呼聲漸高。

                鄧建鵬認為,一般情況下,細則征求意見稿出臺之后,到匯總和修訂大概最快需要1個月至2個月的時間,因此,初步判斷,監管細則今年年底前難產的可能性加大。

                對此,鄧建鵬認為,監管細則如此難產,也是有原因。一是互聯網金融行業發展的較快,在不斷的分化組合,包括部分P2P公司謀求轉型,如將平臺歸入普惠金融部,或者從過去的散標投資變成固定理財收益,因此,政策制度上也需要隨時跟進進行調整,這無形中也拉長了政策制定的時間。此外,由于P2P平臺發展迅速,目前有3000多家,而我國監管資源非常有限,因此,這也無形中加大了政策制定的難度。

                但可以肯定的是,監管細則仍在反復修改和打磨中,最終的目的是為了讓整個P2P行業能夠健康有序的發展。而在監管的真空期,對于P2P企業來說,“怎么活”是否比“活下去”更重要呢?

                唐武表示,《指導意見》出臺后,P2P行業規范化發展提速,加之經濟下行,資本遇冷等問題,行業駛入優勝劣汰的岔路口。對大多數平臺而言,如何調整步伐應對洗牌成為首要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數據顯示,今年以來,互聯網金融平臺被收購的趨勢明顯,從去年的占比2%上升到了11%。隨著監管的來臨,市場競爭的加劇,在宏觀經濟下行重壓之下,洗牌風暴還會更加兇猛,并購潮、倒閉潮不可避免。
                国产一区二区三区色影院